艾西喵是硬核冰淇淋机☃️

虽然辛苦,还是选择那种滚烫的人生。






__________
已经变成生活博主了:3



薛定谔的文与薛定谔的我。
过激幻吹,他会发光。
是萝莉控不是变態。

欢迎加q1805918650和垃圾桶肥宅一起深夜尬聊

【雷幻】夜渡河

*紫!堂!幻!生!日!快乐!
*写了一直都想写的古风设定  皇子雷x游医幻
*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

夜空有星子闪烁。从岸边的树林里传出几声鸟鸣,他索性坐了下来,灯笼放在脚边,朦朦胧胧地透着红纸发出微弱的光。船夫沉默地划着船,他也不曾开口,他们渐行渐远,渐渐地飘到了江心,水流更加湍急,船夫的脸色也凝重起来。岸边的那些树已经变成了一道窄窄的线,隐没在黎明的雾里,不太真切。小小的舟像被雨打落的桃花瓣,在江水里翻涌。船夫的眉头紧皱,嘟囔着听不懂的方言,撑船也卖力了起来,他还是呆呆地看着那个方向,坐在船头,仿佛这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。

一个浪打来,浸了他满身。挂着玉坠的红绳几经磨损,早已扛不起风浪。绳子断裂,玉坠随着水流飞了出去,在浪尖扑腾了几下再也没了踪迹。他几乎疯了一样地伸出手,又想起了什么,顿时失了全身的力气,瘫坐在船头,手里攥着的那根断绳被水打湿后红得刺眼,索性也扔进了江里。

罢了罢了,既然已经再也无缘,不如一了百了,全部放下。

慢慢驶入较为平缓的河段,视野又变得狭窄。两岸的村落上空升起炊烟,渐渐有了人的生息。

船靠着岸边停下,他给船家道了谢,背起为数不多的行囊向山上行去。

他出身自武林世家,兄长天赋极强,剑术早早地就突破了九段。分家的孩子虽然顽劣,但也在江湖上小有名气。唯他一人,一无所长。

他虽然剑术糟糕透顶,却对医术略有心得,家主无可奈何,兄长百般周旋,终于,将他送去了冬门学习医术。

他们,便是那时相遇的。

有点像茶馆说书人的话本,溜出皇宫的三皇子,和江湖游医的一眼万年。故事都是那样写的,末了一定是有情人双宿双飞。

可脱离话本,他们的故事,只有一席孤勇,一腔热血,最后却落了个分道扬镳的结局。

他无数次想过,他在那天不要听师兄的话,没有从那条小巷子路过,与他的相遇,那么结局会不会大不相同。

他提着药材走过巷口那棵桃花树,被人从拖了进去,桃花散落一地,还混合着血的气息。

他的头撞到了石头,疼得龇牙咧嘴,罪魁祸首却已经倒在一旁,衣服上全是血迹。

他叹了口气,只能用瘦弱的身板支起那人,架着他的胳膊,吃力的向医馆的方向走去。

他以为又是哪家的纨绔子弟,半块玉佩滑落出来,上书两个字——雷狮,是三皇子殿下。

他们后来却变得熟络起来,他擅长抚琴,谈诗作画。而三皇子殿下一向不擅长风雅的东西,便教他用剑,他一如儿时那般笨拙,那人干脆就抓住他的手腕,吻了上来,一口酒通过唇齿传递,宝剑当啷落地。

可是他是三皇子,他只是一个江湖游医。

但是那人伸出手,问他,你愿意和我一起打下江山吗,他却魔障了一般点了点头。

医人与杀人,只有一线之隔。

他出山了,江湖风起云涌。听闻有一位医术高明的神医,听闻有一位心狠手辣的用毒高手。

等等吧,再等等。等到他黄袍加身,一切就可以恢复如初了,他坚信不已。

桃花瓣顺着风飘了进来,落在棋盘上,他恍惚又想起了曾经的事情。他们下棋,他抚琴,他舞剑,他们坐在亭子里从月落到日出。

那时他以为就是永恒。

没想到竟然是他先累了,那一日雷狮坐上了皇位,扫遍群臣,却没有发现他的身影。

他背起了简单的行囊,留下一纸书信,折下一枝桃花,推开门。

江水波涛滚滚。

他向山上前行,最终走到了路的尽头,那里有一方矮矮的坟。

我亦飘零久。

他跪下。

十年来。

他俯身长拜。

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。

那里葬着他的老师。教他制药,教他救人,他却走上了这样的路。

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,孑然一身。

千万恨 从君剖

兄生辛未吾丁丑

我亦飘零久。
END

评论(2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