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西喵是硬核爆米花机🍿

灰色的天空,倒塌的塔,光秃秃的旗杆,秩序与荣耀一同衰亡,倒满死尸的河流,盘旋不尽的灰鸽,这是我的20__元年。






__________
薛定谔的文与薛定谔的我。
过激幻吹,他会发光。
是萝莉控不是变態。

欢迎加q1805918650和垃圾桶肥宅一起深夜尬聊

【雷幻】可怜象(2)

*路人视角ooc
*这次有大象了

距离那次奇妙的授课已经过去了很久,在我几乎要把他当做一场幻梦时,第二封邀请函,如约而至。

我再次拎上空荡荡的皮箱,踏进那片迷雾之中。

蓝眼睛的先生和侍女小姐似乎忙着极为重要的事情,无法抽出身带我前去会面的房间,我看着他皱着的眉头,连忙提出自行前去,万般无奈之下,他也只能再三叮嘱注意事项,挥挥手放任我去了。

只不过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巧,我走近门前,那把丑陋的锁已经落在地上,门敞开一道缝隙,朦朦胧胧地传出争执的声音,还有无法言喻的喘息。

是常年在黑暗边缘行走的经验,里面正发生着什么自然心知肚明。我收敛自己的气息,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,终于,停止了。在脚步声逼近那扇门前,我装作不小心绊倒地样子,重重摔在地上。

里面的脚步声顿了一下,接着青色门被推开,我连忙起身行礼。

那个男人看了我一眼,冷哼一声走掉了。

是三皇子殿下呢,在我翻阅了无数资料后找到的珍贵的照片,那双紫罗兰海一样的眼睛,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,这对兄弟,多么危险而迷人啊。

我轻轻推开门,紫堂幻已经端坐在茶几前了,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苍白,玫红色的长发有些凌乱。他今天穿了一件高领的衣服,珍珠的扣子一直蜿蜒到下颚,严丝合缝地扣着,从两旁伸出的蕾丝簇拥着他的脸颊,让他看起来更加虚幻,摇摇欲坠。我甚至想去关上窗户,仿佛一阵风吹来,他就要变成泡沫消散而去。

气氛有些难以开口。他始终低着头,一动不动,像被时间冻结了一样。

我想到什么,打开了手提箱,里面是我托我的某位热爱旅行的金发朋友带来的茶叶。据说来自于遥远的东方国度。

我把精心包装好的小罐塞进他的手里。他抬起头,略微愣了一下。

紫堂先生,这是我的朋友旅行带回来的茶叶,要不要尝一下呢?

他有些局促地点点头,我拿起另一只茶壶,去接了热水。他低头把玩着罐子,接着又猛的抬起头,用震惊的眼神看着我。

是....是.....他的嘴唇颤抖,瞳孔放大,脸颊也爬上了红晕。

我微笑了一下,不置可否。

我泡好茶回来,气氛似乎比以前更加微妙。

他反复地抬头看我,双手不停地拽着袖口的蕾丝。

小姐,可以听我讲一个故事吗。他叹息。

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剧烈抖动了一下。我迅速抽回自己的手,表示抱歉。

他没有说话,眸子里布满忧郁的情绪。

乌云笼罩在房间里,连同他身上的光也一起遮住。

在此之前,我得给您讲个故事才行,这是今天的授课内容。

他愣了一下,示意我继续。

战争爆发了,工作人员们,为了防止动物逃窜出来伤人,于是决定要毒死他们。老虎狮子们吃了有毒的食物,全部死去了。聪明的大象发现了食物有毒,他没有吃,管理员只能选择不给他喂食。大象一边做着万岁的姿势求管理员给他食物,尽管他做的再好也没有任何人给他食物了。最后大象一边做着万岁的姿势,饿死了。一直饲养他的管理员很伤心,不久之后,也与世长辞了。

茶叶泡好了,我起身,给他倒了一杯。

真让人悲伤,老师。

他低着头开口,没有去接我递给他的茶杯。

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。

字语行间透漏着绝望和彷徨,压抑得几乎无法呼吸。

他讲起他在象牙塔的时光,他的友人,他的挚爱,他讲起那个弥漫着雾的雨夜,他从纯净的白天走进黑夜,从此染上鲜血,与黑夜为伴。

清晨曦露不再属于他,他在黑夜中撑伞行走,手中提着一份旧报纸包裹的鸢尾花,他在灯火阑珊处流连,在黑色的河里泛起波澜。他熟练地行走于魑魅魍魉跋扈之地,与鬼魅们近身交谈,换取情报。

最后他也彻底与白日背离。

那人的爱,病态一般的独占欲,在他们某次翻天覆地地争吵之后,三皇子亲自将他锁进了这座向着阳的城堡里。

明知道他已无法再回到阳光下,却依然固执地烧灼他的灵魂,我不寒而栗。

可是我爱他,我只想在他的身边,那个时候,明知道递过来的苹果是有毒的,我也会带着滚烫的鲜血一起吞下,我不想离开他,我不想成为他的累赘,我想站在他的高度,与他并肩前行。

他抱紧了膝盖,失声痛哭。

卑微的爱。他像找不到家的孩子,惊慌失措地奔跑在街道上,所有人拒绝了他,只有那个人伸出手,即使手上的荆棘还泛着毒液,他也毫不犹豫地伸出手。

我捂住嘴巴,不让破碎的音节从指缝露出。

最终我还是伸出了手,我轻轻抚上了他的脸,又指了指茶叶罐。

这是无声的邀请。他颤抖着伸出了手在距离我指尖一寸的地方,停下了,随即又把手放下。

对不起。

我叹了口气,我不会再来了。

再见。他低下了头。

我挥了挥手,从窗边一跃而下,融入那片银河里。

听闻三皇子成了皇帝,他始终没有娶任何一位公主作为皇后,听闻古老的紫堂家族向皇族正式宣战,听闻那位蓝眼睛的先生一直出没在各种情报交易所里。

他们不会再找到我了。

那天之后,我立刻销毁所有的文件,紧随着那位金色的朋友踏上了去邻国的路。

紫堂幻先生,再见了。

战争还是爆发了,在爆发之前,老虎和狮子就死掉了,管理员成为了最高权利者。他递给大象毒苹果,大象还是笑着吃下去了,最后一直匍匐在他的脚下,死去了。

爱是互相折磨,还是彼此成全,我搞不懂,但是大象他死去了。

好可怜的大象啊。



end

烂尾了xx

评论(5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