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西喵是硬核鼓风机☃️

虽然辛苦,还是选择那种滚烫的人生。






__________
bulubulubulu🐟



薛定谔的文与薛定谔的我。
过激幻吹,他会发光。
是萝莉控不是变態。

欢迎加q1805918650和垃圾桶肥宅一起深夜尬聊

【雷幻】时间墟(下)

*我流雷幻
*超ooc
*角色死亡预警

他的病情持续恶化着。

即使雷狮站在他的身边,他依然茫然地抓着他的衣角,一遍一遍地问,“雷狮在哪?”

雷狮在他的面前,他却视而不见。

他变得厌食,任性,曾经逆来顺受的他,任性起来却想小孩子一样,让人头疼。

“雷狮,雷狮。”他呼唤他的爱人

他对着空气再度自言自语,“我不杀人的,我只是一个情报贩子,你还小,回去上学吧。”他歪着头,又想了想,“你长得很像一个人,他叫雷狮,我想你应该听过他的名字,我非常的喜欢他。”

“非常非常地喜欢” 喜欢到想把你装进心里 。视线变得模糊,入目都是金色的花海,他有些局促地抬头,看着空旷的地方突然露出惊喜的表情

“雷狮,你找到我了。”

他向着空气中伸出手,“那我们走吧。”

窗外春光幔眷,他微笑合上双眼,手渐渐无力垂下。

因为非常的爱你,所以比起失去,更无畏于死亡。

雷狮在办公室里批改文件,助理突然推门进来,送上电话。他接起,冰冷的声音不带感情地陈述事实。

他扔下电话,跌进椅子中。

他好像做了一个漫长的梦。

梦醒了之后,他继续批改文件,参加会议.......出席葬礼。

时间过了一周。

卡米尔回来取他寄放的盆栽,雷狮打开冰箱,小小的紫色包装静静躺在里面,他随口问着要不要吃点饼干,一边把那带着寒气的长方体抽出,一张纸片掉在地上。他弯下腰,拾起。

钢笔的字迹被水打湿,已经晕染开,想一朵墨花,开在纸上,他抬起头,却看见卡米尔带着惊诧的脸。他皱眉,刚想开口问怎么了,却觉得有温热的液体自脸颊划过,落下。

他已泪流满面。

星星坠落时,光尤其刺痛眼睛。

他一生仅一颗的星辰。

在那天,向北坠落,与大气摩擦划出耀眼的长弧。

渐渐支离破碎,渐渐缓慢分解,最后变成细小的尘埃,随着地心引力消失不见。

他的至爱。







end


















最后让我逼逼叨两句,因为家里有得这个病的人,非常的绝望,她不记得所有人,只记得我一个。但是即使我就在她的身边,拉着她的手,她依然会一遍又一遍地问其他人我在哪。
这种感觉难受得想哭,后来她走的时候,直到最后,她终于认出了我。
唉......
逼逼了很多没关的东西,请不要打我_(:зゝ∠)_


评论(11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