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西喵是硬核扫地机☃️

像是一种迷信,庙宇塌了,神还是神。



__________
bulubulubulu🐟



薛定谔的文与薛定谔的我。
过激幻吹,他会发光。
是萝莉控不是变態。

欢迎加q1805918650和垃圾桶肥宅一起深夜尬聊

【雷幻】时间墟(中2)

*oocooc我流成年雷幻
*大量私设
*bug多爆

渐渐忘记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

慌乱,惊恐,绝望。

他终日浑浑噩噩。

看不见的手不断地把那些生命里重要的,刻骨铭心的,遗憾的,快乐的事情一一抹去。

他时常失神地望着某个角落,喃喃自语,又时常仿佛溺水一般,剧烈挣扎着抬起头。

他不断地对着空气重复着,快走,要来不及了,金你们先走,他们要过来了。一会又压低声音,窃窃私语。

雷狮抱着他,安抚他,亲吻他的额头和冰凉的双唇。只有在他的怀抱里,他才能摆脱极度焦虑的状态,慢慢安静下来,蜷缩在温暖中陷入安眠。

午后的阳光泼洒在他们身上。

但是血红的夕阳依旧会照进来,接着黑暗降临,吞噬所有的光。

随着记忆的模糊,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。失眠,焦躁  日益折磨着他单薄的身躯。

闭上眼睛时就只能看见无边无际的萱草花海,天空接近墨的颜色,星星旋转,掉落,陷进花海里无影无踪。铺天盖地的花朝他涌来,淹没。

金色涌进他的口鼻,他在喘息和咳嗽中醒来。

还是那个一成不变的世界,混沌,月光流进来。雷狮睡在他的身边,一只胳膊揽着他的腰,被子松松垮垮的盖在腿上。他轻轻抬起他的手放好,为他拉起被子,想了想扣住他的手,紧紧挨着他躺下,又坐起,眼泪无声滴落。

时间毫不留情,仍在不停取走他的记忆。他坐在花园里,自顾自的反复讲着以前的事。

讲他的冷漠的父亲,几乎未见一面的母亲,温润的兄长,他九死一生的挚友,他阴险狡诈的敌人..........

他的挚爱。

他们都曾刀口上舔过血,刀刃反转,那些人或是不甘,或是仇恨,或是解脱地倒下。没有人会心存怜悯,因为如果倒下的不是对方就会是自己。

而他某一次任务的对象是一个年轻人,看起来甚至比他还要小上几岁,他伪装成他的兄长,缓慢地抱住那个少年,用利刃贯穿了他的身体。少年仰起头,似乎还想抚上他的脸庞,血还在流下,他生命的终点,眼神却是那样的迷茫。

他死去时,分明是带着微笑的。

他再也撑不住,呕吐起来。天空淅淅沥沥落下雨,他缩在墙角,不远处是变得冰凉的尸体。

多少年前,他也如此般.....一样是昏昏沉沉的天气,他的兄长倒在血泊里,他惊恐地睁大双眼,死死地捂住嘴。

不看,不听,不说话,只有这样的孩子才能在纷乱错杂的家族里活下去。

他一直如此认为。

直到他遇见雷狮。

那个男人的眼睛像紫罗兰织成的海,张狂,迷人,散发着危险的香气。

他毫无疑问是个极恶劣、狡诈、残忍、于一身的暴徒,他眼中的世界只分为他得到的和他不想要的。

这样一位美妙的毒药,只一个相遇,就仿佛遮蔽天日的紫罗兰花撞进他的心里。

挣扎着,又愈陷愈深。最后只能沉沦在那醉人的紫色海里,一头溺死也在所不辞。

似乎是某种默契,他们像恋人一样吃饭,上床,甚至并肩作战。

他们暧昧,彼此又心照不宣。

直到他们真正成为恋人的那天。

并没有烛光鲜花,杯影搖疏。反而尸骸遍地,两个人都带着伤,在这片偌大的空间中只有他们还活着,只有他们心脏还在搏动。

抬头看天空,怒阳万里,风吹着草叶,如波浪般流动。雷狮扳过他的脸,吻他,苦涩中带着铁锈的腥气。

他说,紫堂幻,我爱你。

他愣了一秒后,笑了起来,笑出声,笑得几乎在地上翻滚。

雷狮也笑起来,两个人的笑声传的很远。他终于停下,转过身,抱住雷狮,踮起脚,吻回去。

他记得他说,雷狮,我也爱你。

tbc

评论(1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