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西喵

当然是举起圣剑为魔王欢呼啊!乌拉!

摸鱼ww
战损的死胖子×

摸只罗丹和彩姐姐嘻嘻

我爱这个死胖子啊啊啊!给他疯狂打call!

[张佳乐中心]远空(1)

Ψ张佳乐中心向 无cp
Ψ私设多如狗
Ψooc
Ψ就是这么短小(滚

迎面吹来的风夹杂着雨的气息,窗户上还贴着圣诞节的麋鹿和雪人。已经裂开的地球仪被随意的丢弃在窗台,深褐色的窗帘摇摇欲坠的依附横轴,一角耷拉着一直拖到地板。
       从窗户向外看去,只有无尽的破败民居,楼顶上杂草在蔓延,像装满了水的杯子,绿色溢出围栏,向楼下倾泻。
        灰色的天空盘旋着一群鸽子,它们互相追逐着,不断起起落落。
        时间倒退了十年,他回到了十七岁。偌大的教室里空无一人,黑板上用红胶布贴上去的距离高考    天被恶作剧的填上了无数。桌子里塞满零食还有各科卷子,他忍不住站起来,走上讲台,学校的劣质电脑闪着奇怪的光,年久失修的破烂讲台走起来发出渗人的嘎吱声。椅子被用奇怪的姿势堆在了教室后门。电风扇嗡嗡作响,他伸出手去握住了门把手,轻轻一拽,门悄无声息的敞开。
         刺眼的白光在他的眼前迸裂,他急忙抬起手挡住眼睛,光芒一点点褪去,平息。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条漆黑的通道,再回头,门后的教室化成碎片,像被迅速吸走时间般摧拉枯朽。
         通道的那边有灯光,他开始奔跑,本能的寻觅着光的方向。在他冲出通道的一瞬间,他不可遏制的睁大了双眼,观众席上人山人海,掌声和欢呼声如潮水般排山倒海地袭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看见站在颁奖台上的自己,意气风发,荣光加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tbc.

【孙肖】butter[1]

“你是我面包上的黄油,生命里的呼吸。”
孙翔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是在这个小咖啡馆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长条形状的柠檬翻糖蛋糕,真应了它的名字。
黄油蛋糕。
朴素的白瓷盘里放着一块像黄油一样的蛋糕,旁边摆着一个卷起来的牛皮纸条。
拿起来,展开。

喻先生和安先生[3]

说起来喻先生和安先生挺早就认识了,两个人经常聚在一起喝咖啡。
互相点点头微笑一下,然后各干各的,安先生敲打着键盘,不时的写写画画,喻先生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,偶尔皱皱眉,拿起手机下达指令。
两个人经常这样一言不发的坐在一起,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默契。
这世界可能冥冥之中存在着某种缘分,安先生十分难过的那个晚上,他遇见了喻先生。
喻先生下班回家,他突然在路边看见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。
他停下了车,路边的人看见他倒是显得很高兴,兴奋地挥着手和他打招呼。
竟然是安先生。
喻先生有点小震惊。
后来 他们提及这次相遇,喻先生总是眉眼弯弯的说,还好他停下了车。
坐在路边的安先生眼角红红的,背后是阑珊的灯火,夏季的微风吹起了他的刘海,他的眼睛里仿佛藏进了一个宇宙,流淌着数亿星辰。

喻先生和安先生[2]

安先生虽然挺跋扈的,但是有个儒雅的名字。他名字和本人反差太大,违和感不亚于一个200斤胖子却穿着紧身衣,于是大家就都叫他安先生。
安先生没认识喻先生之前,还是喜欢过谁的。他约了那个女孩来家里吃饭,想借机表白。安先生擅长烹饪和烘焙,他想给那个女孩一个惊喜。于是安先生做了一大桌菜等着女孩的到来,菜都慢慢变凉了,星星也爬上了天空。
安先生撇了撇嘴,露出了一个格外难过的笑容来。
格外难过的安先生出去喝酒,醉的乱七八糟的坐在路边吹风。他的背后灯光连绵成一片,手里拿着的酒瓶也折射着好看的光,他两眼通红无声的笑了,笑着笑着,眼泪啪叽的滚落。
然后他就遇到了喻先生。

喻先生和安先生[1]


何为现实理想状态下的爱情?
你长得俊俏,我长得也好看,你兜里有大把钞票,我口袋里的卡随便刷,你内敛,我张扬,你儒雅,我跋扈,没有什么相看两厌的缺点,恰巧又缺少个伴侣,然后就在一起了。
这大概就是现实理想状态下的爱情。两个人完美到无懈可击,事业扶摇直上前路一片光明,就缺个家庭,没有什么所谓的爱,没有多深的情,没有一起走过风雨,其实还是完全不配称为爱情的,他们顶多叫结伴过日子。

从起点开始的奇迹。

黄小姐和喻小姐

码一下,心情好了回来写。